挖坟牛板金 1千万的可疑资金及消失的嘻牛基金

7月3日晚,规模390亿元(累计成交额)的网贷平台“牛板金”宣布项目逾期。公告显示,“牛钱宝”、“牛宝丰”、“牛钱包”等共计9852万余元的贷款项目逾期,同时暂停平台充值赎回业务及所有产品的投资赎回。然而,事情远比公告严重。据牛板金创始人王介绍,逾期原因是6月24日“牛板金”平台出现挤兑,平台流动性出现问题。牛板金平台的流动性缺口不仅仅是公告中的1亿元,而是约31.5亿元。王对逾期付款的具体解释是

7月3日晚,规模390亿元(累计成交额)的网贷平台“牛板金”宣布项目逾期。

公告显示,“牛钱宝”、“牛宝丰”、“牛钱包”等共计9852万余元的贷款项目逾期,同时暂停平台充值赎回业务及所有产品的投资赎回。

然而,事情远比公告严重。据牛板金创始人王介绍,逾期原因是6月24日“牛板金”平台出现挤兑,平台流动性出现问题。牛板金平台的流动性缺口不仅仅是公告中的1亿元,而是约31.5亿元。

王对逾期付款的具体解释是,牛板金也因为其他P2P平台的支付问题遭遇挤兑。在解决平台流动性问题时,发现牛板金平台所属公司原董事孙启亮、沈伙同陈娥、胡文洲通过虚构标的,挪用投资者资金以“牛钱宝”产品进行房地产开发,共计31.5亿元。目前无法追回所有涉案资金。

7月5日,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分局对金夫佐助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该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被迫采取措施,案件目前正在调查中。

然而,就像投资者没有办法赎回,借款人的资产也很远一样,一家公司股权的变化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为什么有价值的牛在7月6日转让了股权?

2021年7月6日,就在王被迫采取措施的第二天,上海基努实业有限公司股权发生变更。原股东为佐助控股有限公司(95%)、王(5%),变更为北京爱湾管理有限公司(100%)。公司法定代表人也由王变更为党帅杰。

上海基努实业有限公司股权变动记录

上海基努实业有限公司是由深圳市前海汇联销售有限公司(简称牛)100%控股,经中国证监会批准在公开发行股票的独立销售机构,中国证券投资行业协会会员。

控股关系

7月6日的股权变更表明,深圳市前海汇联销售有限公司(牛)已出售给北京爱湾管理有限公司

要知道,截至2021年4月,除去银行、证券、保险、期货四类金融机构,我国拥有独立基金销售资质的机构仅有116家。这样合格的公司已经被炒到了5000-7000万元,甚至上亿。

据内部员工透露,佐助控股斥资数千万美元控制牛,并任命左维扬负责牛的总经理职位,因此左维扬也是牛被出售、股权关系变更等操作的涉案人员之一。

左维扬:2016年担任佐助金夫首席运营官,全面负责牛板金的经营管理。2017年任佐助控股副总裁、深圳前海汇联基金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

为什么7月6日突然换股,牛卖了多少?什么时候卖的?7月6日当天,王被经侦局带走并控制。那是谁代表他签的协议,卖公司的钱去哪了?这些问题都在等待回答。据了解,左维扬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随意的。

值得一提的是,左维扬声称自己被王叫回牛板金,帮他代为操作牛板金。然而,在一名员工提供的佐助控股有限公司任免通知中,其身份为佐助控股副总裁、深圳前海汇联基金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

此前,左维扬在牛板金(浙江佐助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担任首席运营官。2017年调任牛后,牛App开始推

据报道,当时牛App推的为牛板金股东提供资产,累计融资规模达1亿元。比如当时在牛APP推出的“51”,原债务人为上海福泉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泉贸易),债权人为上海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电子)。

当时,牛板金的大股东之一,上海韩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韩通投资)的大股东永成是福泉贸易的副董事长。而且,韩通投资的年报还显示,其创始人为孙启亮,孙启亮也是福泉贸易的第二大股东和监事。

因此,可以认为,基金不仅是由牛板金人经营的,其存在的目的之一是为牛板金股东提供资金进行自我整合。更何况,由于债权人和债务人都是贸易控制下的企业,这种债务关系不仅是关联交易,更是一种虚假标记。左维扬在牛板金事件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坠机前夕,牛的金属片被血染了。

自称是来帮忙的左维扬,在2021年2月18日牛班金员工提供的股权收益分配表上,有近500万(税前)股权收益分配。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被王邀请回牛板金公司之前,2021年4月16日,一家名为深圳市汇牛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的公司专门注册成立。

天眼查发现,该公司左维扬认购500万元,其100%拥有该公司。据介绍,该公司是从事电子商务、网络商务服务、数据库服务、数据库管理,以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的企业。

该员工爆料称,该深圳汇牛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于2021年6月11日收到牛板金公司500万资金。记者问左维扬钱去哪了,他说已经花了,但具体用途细节不愿公开。

牛板金大厦倒塌前夕,据内部员工透露,这些费用甚至没有经过牛板金公司的正式签约手续。牛板金正常的合同签订流程是通过钉钉软件上线,然后去办公室审核,财务审核,最后盖章合同纸再开票。然而,这500万元却直接转到了深圳市汇牛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的账户上,牛板金的一系列高管似乎已经预见到了大楼的倒塌,并想尽办法向公司洗钱。

目前,左维扬就这样带着500万沾血的股权变现金、500万的牛板金款项及价值近亿元的嘻牛基金变现之谜离开杭州,据了解目前警方还未对左维扬采取控制手段。

(据员工提供的股权收益分配表上,这位号称是过来帮忙的左惟扬有500多万的股权收益分配。)

未来还将进一步揭开牛板金未解之谜,也希望大家提供更多的信息。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admin@wendaikuan.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