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险不返现可以退保吗]美媒再曝脸书内部漏洞:多年未能阻止人口贩卖信息传播

原标题:他们以1000万年薪出售保险。李勇今年42岁。他穿着衬衫和裤子,背着一个背包。他在人群聚集的地方闲逛,比如肯德基和星巴克。每天,他至少要和三个陌生人打交道。当他遇到一张友好的脸时,他走上前去聊天,他称之为命运。这是他的工作。这是李勇加入友邦保险中国的第17个月。在此期间,他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在八个月内赢得了MDRT(百万美元圆桌会议),这是全球寿险精英的最高赛事,也是营销大多数寿险团队的心

原标题:他们以1000万年薪出售保险。

李勇今年42岁。他穿着衬衫和裤子,背着一个背包。他在人群聚集的地方闲逛,比如肯德基和星巴克。每天,他至少要和三个陌生人打交道。当他遇到一张友好的脸时,他走上前去聊天,他称之为命运。

这是他的工作。这是李勇加入友邦保险中国的第17个月。在此期间,他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在八个月内赢得了MDRT(百万美元圆桌会议),这是全球寿险精英的最高赛事,也是营销大多数寿险团队的心脏

然而,在明亮的灯光下,却是日复一日的创新,李咏现在每天被不经意的陌生人拒绝的可能性超过50%。

在这个行业,我们都知道,如果没人能看到,就会带来无尽的折磨。没有人,就意味着没有收入。李咏叹了口气。在这个年龄,可供选择的行业很少。他从加入之初就想得很清楚,要得到自己想要的奖励,同时又要认可自己的个人价值,所以他要忍受自己不喜欢的东西才能得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在加入友邦保险之前,李勇也辗转于自己喜欢的事情,激情创业,做专业讲师。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都没有带来他想要的回报。2017年,家人病重,妻子从邻居那里了解到友好国家保险,李勇开始接触保险李勇在友邦做助理经理,在他的指挥下招募了两个小伙伴,业内称之为“拉人头”。而且,他只有继续拉两个头,才能晋升到经理的位置。除了靠熟人介绍之外,他每天还要见人,找那两个能帮他升职的有缘人。在这条路上,李勇并不孤单。三年前,庆丰从一家从事农业基因技术的公司辞职,加入友邦保险,最终两人都落选。其中一个是以前做项目的小老板。他想发大财,一直想卖出大订单。他谈了一个600万元的单子,连我们主任都帮忙谈了,但最后他没有成功。他心灰意冷。其实他继续做很容易,他已经很有钱了,只需要自己买几单就可以了。但他看到的都是大名单。说这话的时候,青峰也对比了一下自己的收入。她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母校做研究助理,月薪3000元。之后两个工作都在农业基因公司做,月收入1.3万元左右。加入友邦保险,后的第一年,我就拿下了MDRT,税后收入近30万元。这些曾经拥有主流体面工作的高学历人士提到了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在曾经被视为低端的保险,当他们谈到加入销售行业时,他们提到了赚钱。他们借的第一桶金往往是在学校和工作场所积累的高端资源。友邦也看中了他们的高端资源和学习能力。这是一笔一击即中的交易。成千上万的前专业人士加入了进来,有些人得到了一个几百人、几千万年薪的团队,更多的人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离开了。

金钱的荣耀照耀在金字塔的顶端,而大多数人在塔底下焦虑不安。

多赚钱,快赚钱。

2022年7月中旬的一天,雨后的北京没有一丝凉意,闷热无比。像朝圣者一样,中国各行各业的男男女女鱼贯进入东三环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宴会厅。

很快大厅里挤满了人,掌声和笑声涌上来。这是友邦保险,的职业简介,不需要任何通行证。开赛半个多小时了,陆续有人进场。后面站着很多人,年龄在30到40岁之间,大部分是女性。中国企业家随机询问了现场一些人如何理解简报。他们说是朋友或者熟人推荐的。

为什么要考虑加入友邦保险?答案无一例外地指向自由,赚更多的钱,快速赚更多的钱。

台上的演讲者充满激情,字字紧跟时代,还有职场带来的焦虑。如果你不早点规划好自己的人生,你的人生就不会剩下多少白色方块。在每一句话的结尾,说话的人习惯性地放慢语气,问道:真的吗?观众高昂着头,抬起脖子,异口同声地挤出一句话,但在大银幕上面对一个职业时,我会考虑——我想要什么?关于收入、地位、时间、成本等话题。台下的人举起手机,对着大屏幕拍照,录制视频,有的人迫不及待地通过微信群或朋友圈分享。演讲者冷笑道,多亏了“媒体记者”.在会议的后面,有人坐在地上认真做笔记。两个小时后,几乎没有人离开,直到演讲者开始分享夏威夷之旅、拉斯维加斯赌场、迪拜、飞机租赁等内容,才有人起身离开。这种友邦保险中国优秀领导人才培养计划简报,就像纳信一样,目的是强化,几乎每周举办2-3次。如果我想增加你的帮助,我会尽力拉近我们的关系,然后我们可以一起倾听。在这次补强会上,记者见到了加入友邦两年多的宋珊。她曾经是一家猎头公司的合伙人。加入友邦保险,后,除了每天三趟(三趟)之外,由于职场资源的原始优势,她还负责大规模的人才补强。毕竟猎头背景,在人才筛选和引进方面,宋珊认为友邦保险和一般企业招聘有相似的流程环节:专业人才测评、三轮面试等等。对新人的要求是入职前至少要听三次简报。讲解会是一个双向理解的过程,一定要招思路清晰的人。李勇入职前听了六场简报,期间还买了很多关于保险,的书,比如《解密友邦》。他从一开始就考虑清楚了职业规划。2021年4月,41岁的他在一个备受瞩目的官方朋友圈加入友邦保险。即使遇到困难,他也不断说服自己坚持下去。友邦对进来的人要求非常严格。我从未想过我不会做这件事。我在这里度过余生,希望有朋友能来。对于40多岁的李勇来说,很难回到职场。互联网充满了工作场所。40岁以上的员工在哪里?为什么职场上没有一个40岁以上的导演?等着发帖。而且在他看来,只要你长期坚持做保险,你的收入肯定会增加,你的产品会有续费提成,而且行业越久,引荐越多,团队建设机制越好,合伙人越多,你的收入越好,不用退休。这也是驱使他每天逛肯德基的动力,星巴克不断游说合适的人。中年人李勇把人生放在了友邦,而刚刚踏入北漂职场的年轻人却把这当成了翻身的机会。

出生于农村的雷明,在国外留学后加入了一家数据技术公司。公司的典范是童。

过科技手段使汽车理赔流程更加简单,但是做过车险理赔员的雷鸣并不认同这种模式,不到四个月就离职了。之后,带着从事金融业的想法,他进入私募基金接受了一周的培训。培训期间,公司不断宣传公司文化,然后让员工做销售。雷鸣认为这与他从事金融业的初衷不符,他很快就离开了。偶小心雷鸣从朋友圈看到加入友邦的朋友们分享的照片,觉得他们的精神面貌正是金融业应该有的奋斗激情。

雷鸣没想到的是,从事保险业还需要三轮面试。凭借留学经历,他如愿加入。在培训阶段,他认识了90个小伙伴,其中近一半有研究生学历。他们来自各行各业,都很优秀。当时班里有医学博士,有很多留学背景。

雷鸣加入友邦保险的目的相当明确,我们不能来北京赚一两万月薪,对吗?至少保险行业有财富自由的可能。如果是正常工作,绝对没有财富自由的可能。坚持下去。过了两三年,会有大的飞跃,所以也许我前期做得不太好,也不会放弃。

除了开单外,雷鸣还希望能在公司获得更多的人脉。我从国外回到北京后,觉得人脉还不够,希望能和公司同事建立固定的关系,然后也能扩大自己的资源。要不是因为家庭原因回老家,雷鸣觉得自己会一直干下去。北京是最好的蛋糕。每个人都有很强的保险意识,很有钱,市场很大。你可以想象现在有多少友谊。

几位友邦内部人士表示,北京已从2000人发展到数万代理人,每周都有新人加入。

也有人会离开。清丰已加入友邦三年多。他发现,台下的人经常羡慕台上人的风景和他们朋友圈晒的体面。在那次职业说明会上,一位来自扬州的90后前银行客户经理被邀请上台,分享自己加入友邦的经历,妆容难以掩饰其青涩,话语间透露出紧张。她说保险是一个难做、难度大、收入高的行业,但她很喜欢。分享结束后,上述演讲者上台表示,该女孩过去在银行的年收入超过12万,现在半年收入超过50万。旋转,台下掌声响起。银行客户经理就是他们所期待的员工。保险公司希望高学历职场精英能够从恶性循环的泥潭中拉出保险代理行业。上世纪90年代,保险从国外进入中国,当时因为不看学历,不看背景,只要愿意卖,你就可以来,员工素质水平低,保险培训不系统,不专业,导致保险营销人员为了销售业绩,销售误导现象时有发生,因为理赔条款解释不到位,一度让投保人眼中的保险成为只投不保的骗子,行业声誉跌至谷底。后来监管不断加强,行业逐步规范。近几年来,三高(高量、高质量、高绩效)团队和精英代理成为各保险公司的重点方向。据悉,为了留下一些精英营销人员,一些保险公司已已经开始尝试推动员工代理,为他们设定基本工资,支付五险一金。以前国内大部分保险营销人员都没有五险一金。在中国,太平人寿首次提出建立一支以三高为理念的代理团队。友邦中国于2021年提出新五年计划,银保渠道推出精英银保2.0,试图通过招募和培养精英,打造一支高素质、高绩效的渠道支持团队。今年5月,友邦保险集团区域CEO蔡强透露,友邦保险北京分公司去年招收了100多名博士,其中40人的团队都是医生,还有很多律师和会计师。中国人寿(29.050,0.80,2.83%)总裁苏恒轩也表示,将于2022年5月建立三高团队。显然,那些拥有优质资源和人脉的高学历职场精英,除了具有较强的工作能力和自我驱动力外,他们的校友、前同事也是一笔可以盘活的丰富资源。一个很简单的算术是:人脉总数×他们的购买力=潜在市场。

个潜在的市场并不容易盘活。第一,开单。雷鸣透露,新人加入友邦保险有三个自然季度考核,要求新人完成两个订单(有相应的产品规定),同时提成2500元。为了取得成绩,他们往往从以前认识的人开始。

李勇认为卖保险是一件反人类的事,大多数人不会主动找你买,需要有人去Push。他优先考虑了身边的家人和朋友,不断以自己的方式提醒别人买保障。不出意外的是,他一开始就受到家人朋友的质疑和不理解。在向朋友介绍产品时,对方极度抗拒,他们认为保险是骗人的。

和李勇一样,前半年,清丰几乎是在别人的质疑和自我否定中度过的。那时觉得自己很受挫,首先是自己根本拉不下脸再去说;其次是找不到销售技巧,差点要放弃。

清丰说服自己的是:友邦理念好,理赔好,就是把好产品分享给家人和朋友我是从专业的角度和你面谈,了解你的情况后,给你推荐最合适的方案,保险代理人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职业,就像理财顾问一样。

是一个专业的顾问角色。确实更适合“三高”团队,清丰和李勇都笃定认为,只要自己肯坚持,熬过半年左右的时间,基于已有的圈子、人脉一定能变现。当然,除了卖保险产品,他们还有另一项重要工作,那就是发展下线,以事业和收入打动和吸引职场精英加入他们。这是更直接有效的办法,同时也能将校友、职场资源利用到最大化。业内人士透露,“保险公司琢磨需要哪些高净值人群,做过用户画像,比如女性、已婚等,知道哪些行业人士更适合、更容易成功,目前渗透到各个行业。”而拥有丰富人脉资源和交际能力的金融业、传媒业、公关行业则是前列行业。他们更容易实现“拉人头”模式,“拉人头”以业内的“塔尖塔基”理论为基础——“保险营销业务员的收入构成有两大块,一是自己的业务,二是发展下线吃人头。越往高级别,越靠第二块收入,人头也越多。所以高收入的保险业务员有,但都是在塔尖的少数人。塔基就是广大的炮灰,只要拉到一个人进来做,无论有没有业绩,拉人进来的业务员都是有钱拿。如果拉进来,还有业绩拿,上面拿得更多了,而且是长期饭票。”在一个保险论坛里,一位保险人士如是写道。在所有受访的保险营销人员看来,“塔尖塔基”已是一种默认的类似直销模式的客观存在。只要新人不断进来,位于塔尖的少数人即使做不出业绩也能“旱涝保收”。但只要下面某一环的新“人头”业绩考核不通过,就会出现“血缘”(直属)关系断代的局面。为不损失自己的利益,保险代理人只得不断拉人头、保证其不断代。而拉人头的直接表现之一就是“保险占领朋友圈”。在很多加入友邦的人士的朋友圈里,你会看到他们不断发布事业说明会、团建的照片,以及晒团队新成员的学历和履历,借此吸引潜在的加入者。这是为了打造自己的人设。雷鸣说,“我不是一个很喜欢发朋友圈的人,但是做了保险以后,就一定要像微商一样发,现在做任何买卖,微信都是一个让别人了解你的窗口。我得不断发微信,普及一些保险方面的知识,我发的内容是要让别人通过微信来了解你是谁,而不引起反感。”“这都是销售技巧,我花了几个月去适应和学习。”雷鸣说。相比起他,有创业、传媒业、公关行业从业经历的人则很快适应了身份的转变,朋友圈里早已经都是套路一致的内容:穿着光鲜亮丽、打扮精致、参加各种活动。从校友、前同事入手,不少人组建了自己的团队。其中招到2人称为A0助理经理,招四个人会成为A1经理,如果招的人里有一个人自己也招了四个人,他就成为A1,随之原上线变成A2,如果下面有3个A1,那么就会变成A4,A4是经理的最高级别。如果下面有10个A1,就成为M1总监。总监和经理的利益分配机制不同,A级经理只有三代与其有关系,再往下就和他没有关系,而总监无论下面有多少层级,都会有奖励,所以成为总监乃至更高是很多人的梦想,这个职位也是所谓的“千万年薪”的机会。“站在金字塔塔尖的那个人。年薪已经过1000万了,他每天就负责管理、演讲之类的,不需要销售任何东西。因为他现在团队有七八百人。”雷鸣介绍说。在清丰看来,塔尖上只是少数人的荣耀时刻,整个公司和行业更多的是压力和出局。“大家都说很体面,过得很好,其实短期内离开的也有一些,半年内扛不过去的,基本上就走了。”半年适应期已经成为一个分水岭,坚持下来的人继续享受他们的风光与体面。高收入者还被包装贴上“职场精英单良”“全能辣妈”“职场新女神”“阳光有志青年”等标签,而离开的人则难觅踪迹。离职的人不乏“精英人士”,清丰团队下的一个有着海外硕士留学背景的人,由于无法平衡家庭和工作的关系,培训也跟不上,不到半年便离开。一些并非保险背景出身的精英人士,坦言在加入友邦之后面临的压力不小。即使顺利度过一年,拿下MDRT,也还是会面临新问题——要不要自己带团队。不像李勇早年有过创业经历,三个月后就开始带团队,下半年,清丰才从自己朋友圈招来两个人,但很快流失掉了,她不得不重新思考这个问题。“因为一开始没有想着把它当成一个创业的东西来做,所以进步得慢一些。”在清丰纠结带团队的事情时,李勇则面临着一个更大的挑战,这几乎是所有友邦人都会经历的阶段——“以前认识的人脉都用完之后,怎么办?” 李勇想到的办法是“两条腿走路”——要么通过熟人转介绍,要么随缘。但随缘搭上话的人也未必能顺利进来。曾在国内多家保险公司工作的李明称,友邦在招聘之前都会先和现有的代理人说先介绍身边的人来,而需要什么样的人都会有明确的指向性。“有些人即使带进来也不一定要,筛选有条框。那些在现有行业收入比较高、做得比较成功的高净值人群是首选,因为圈层很优秀。”对于那些高净值的人而言,试错成本高,他们一般会经过深思熟虑才加入。而对于友邦而言,以寿险为主,精准招聘高素质人才能帮助其节约不少成本。李明将友邦营销员的模式定义为“身边关系的极速变现”——“我有高端资源,就拿来变现”。有趣的是,有前员工透露,友邦不要做过保险以及P2P的人士。原因很可能是在公司看来,其之前已经透支完了人脉资源。在身边的关系极速变现之后,人们很快也遭遇了瓶颈,需要代理人的自我驱动。而无论是“随缘”,还是从朋友圈吸引,圈层总是难以打破,好不容易建立的团队也很容易遭遇流失。保险市场的规模相当庞大。友邦保险集团区域首席执行官蔡强曾表示,“有人问我中国差不多需要多少全职保险销售(即保险代理人),假设300个家庭(约1000人)能支持一个全职保险销售,中国14亿人大约需要140万全职保险销售。”在市场需求驱动下,公司扩张步伐越来越快,新人也越来越多。营销人员不专业、培训跟不上等问题也逐渐暴露。如何管理和培训成为摆在公司面前的一道难题。靠谱保CEO吴军告诉《中国企业家》,目前保险公司主要面临三大变化:互联网发展对保险营销方式的冲击、消费者愈加成熟、外资保险公司的进入加剧竞争。而市场的变化需要保险营销员去研究和改变,但他们作为个体很难做出系统化、前瞻性的改变,这就需要公司提供管理支持和销售支持。友邦一直在着手解决这个问题,“最近给新人很多激励政策,新人更有动力去达成目标留存下来。”但一位友邦内勤人员同时也坦承,近几年友邦的高端代理人队伍发展太快,培训确实有点跟不上。有些用户称,针对同一款产品,不同的营销人员讲解水平参差不齐,很难甄别究竟谁是对的。这也暴露出快速扩张后,虽然吸引来了各行业的职场精英,但友邦的保险培训能力一时半会跟不上节奏。“现在的培训,每个班上多少人,哪一期上多少人,都有固定人数。一些新人面试通过后,如果要开始学习,中间可能要有一到两周的等待期。”雷鸣说。首都经贸大学保险系教授庹国柱认为,尽管互联网发展很快,但更多的保险公司的主要业务还是要靠线下交易。他表示,营销人员仍然是保险业务的主力军,近60%以上的业务是靠他们做出来的。“目前无论哪家保险公司,都在抢三高保险营销人员。招人和培训并重是必须的,但在激烈竞争的市场条件下,只能求得动态平衡。”

在此过程中,会有人因为业绩不达标而被筛掉,也有人主动离开。《中国企业家》向友邦求证离职率,截至发稿前尚未得到回复。上述友邦内勤工作人员称,目前友邦的人员流失率不高,对一些高端代理人筛选的条件必须是工作一段时间的高学历人士,对之前工作的收入要求是年薪10万左右,这被称为“NPA高端人才引荐计划”。这部分优质人才储备仍是公司的战略焦点。

另一位接近友邦的人士对《中国企业家》表示,“公司很大,两极分化很严重,我发现做得好的销售,都有一些特质。那就是特别爱钱,有自驱动坚持做事,表达能力强,会推销,口才OK,教育背景好。因为如果你要接触高端客户,就必须给人感觉你是这个圈子的人。高端人群很难去买形象比较‘Low’的产品。”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李勇、清丰、松姗、雷鸣、李明均为化名)来源:中国企业家举报/反馈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admin@wendaikuan.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