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趋之若鹜到避之唯恐不及,车贷何去何从?

最近,车贷资产成为了业内热议的话题,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车贷资产在大众的视野中不再是“高质量”的代名词,而是被不断带着怀疑的眼光看待。第三方机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4月末,网贷行业涉及车贷业务正常运营的平台有332个,较上月减少13.54%。禾倍、宏源资本近期的清算公告均提及两个原因:一是响应国家政策,拒绝暴力催收,未对逾期客户进行上门催收和强制拖车,导致不良资产处置时间较长,公司垫资压力

最近,车贷资产成为了业内热议的话题,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车贷资产在大众的视野中不再是“高质量”的代名词,而是被不断带着怀疑的眼光看待。第三方机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4月末,网贷行业涉及车贷业务正常运营的平台有332个,较上月减少13.54%。

禾倍、宏源资本近期的清算公告均提及两个原因:一是响应国家政策,拒绝暴力催收,未对逾期客户进行上门催收和强制拖车,导致不良资产处置时间较长,公司垫资压力过大;二是国家明令禁止贷款利息和各项收费综合年化率超过24%,常规业务收入难以覆盖过高的经营成本。

它是车贷网贷行业的代表性资产。经过几年的沉淀,已经发展成为相对成熟的业务类型,车辆易变现的特点也为车贷资产增添了不少。与此同时,车贷,的发展也存在很多历史问题,比如第二停车问题。二次抵押是指车辆的重复抵押,这在车贷行业很常见,但至今没有有效的方法来控制和杜绝这种现象。但第二辆押运车由于涉及多个抵押人或机构,导致车辆处置过程中纠纷不断,甚至暴力冲突频发,在车贷,伴随着机构间的内斗。这也是车贷工业面临“打黑除恶”的重要原因之一。

此外,与信用贷款或现金贷款的利润战线(高利率甚至砍头利率)相比,车贷的利润主要集中在贷后业务。由于车贷行业门槛低,从业人员大量涌入,同质化竞争异常激烈,价格战成为行业常态。几乎所有的车贷机构都选择了低利润甚至亏损的会展业,用贷后收入补贴贷前成本。如果没有贷后收入,单纯的代理费或信息服务费无法覆盖门店租金、GPS安装及管理费、员工薪酬提成、贷后管理、逾期催收等费用。所谓贷后收入主要是指逾期费、拖车费、停车费、违约金、车辆处置价差等。相关费用定价人为偏高,往往几千美元,而车辆处置价差完全不透明,侵害借款人利益。

更有甚者,一些机构为了牟取暴利,故意诱导客户违约甚至故意设置还款障碍,通过暴力等非常规、非常规手段收回本息和贷后收入。这也是车贷被纳入“常规贷款”监管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随着《催收自律公约》的发布和“打黑除恶”专项行动的开展,二次抵押、套路贷、暴力催收等都被纳入重点打击范围,导致部分平台原有的风险管控模式失效。微贷网副总裁王鹏飞告诉P2P情报局,“随着监管压力的加大、利率和催收标准的严格,资产短缺、风险管控难度大、运营成本高等痛点逐渐显露,是小车贷平台退出的主要原因。”

禾倍和五原资本的清算公告也从侧面反映出贷后风险控制在平台风险控制体系中占据绝对重要的地位,催收的限制将直接导致逾期坏账的大幅增加。车贷大部分贷前审核条件极度宽松,甚至“见钱眼开”,导致信用风险高企,监管的高压无异于孤注一掷,加速这部分平台的风险爆发。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最近的一系列高压政策和反帮派活动不仅让f

鉴于这种“体育式”执法,车贷部分平台难免会受到影响。王鹏飞表示,微贷网络在全国各地都有分支机构和网点,但各地执法标准和力度存在较大差异,导致微贷网络部分领域的业务受到一定影响。

作为车贷中小地方平台的代表,智才创始人邢哲轩。四川车贷,某平台com向P2P情报局介绍,目前的政策形势肯定会对平台的风险管控产生影响。毕竟风险控制部门不能再偷懒了。要真正加强自身风险控制能力建设,回归风险控制本质,实现从关注抵押物控制向关注借款人自身转变。邢哲轩说,知才。com未来会专注于车贷业务,同时会在房贷增加一些业务,如果有更好的新业务,我们会尝试一些。毕竟,没有一个生意可以持续一百年。

除了政策对风险控制模式的影响,车贷业务本身的安全性也在这一轮“洗牌”中受到质疑。受舆论环境影响,部分投资者对车贷的印象发生了偏转,从急于回避,车贷平台的线上运营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车贷平台Zhicai.com创始人邢哲轩表示,车贷业务本身在P2P行业只是一个相对较小的业务类型,但此前被第三方或投资者“神化”,因此车贷部分平台的清算造成了他们的心理落差。作为一个小而分散的抵押资产类型,车贷的质量仍然很高。

王鹏飞也认为,从车贷产业的整体发展来看,车贷市场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在合规发展的前提下,后来者进入车贷领域的门槛会越来越高,已经形成规模优势和渠道壁垒的平台会获得更好的发展机会。未来客户获取能力和风险控制管理将是车贷平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指标。王鹏飞表示,未来微贷网络将继续深入汽车金融领域,并以车贷业务为基础,向上下游延伸。

图腾贷款(Tuteng Loan)也因其在车贷,的业务而闻名,该公司似乎正在削弱其对车贷业务本身的兴趣,但它仍对汽车金融充满信心。面对较高的政策压力,途通贷款选择关闭多家线下门店,转型做租购业务。途通贷款创始人罗润超对P2P情报局表示,车贷现有的业务成本太高,租购盈利空间更大。罗润超还透露,他准备进军网上车市。目前,他已与四川两家“头部”汽车销售公司达成合作,并成立了一家新的合资公司,这将与途通贷款的其他汽车金融业务形成协同效应。

与途通贷款相比,位于四川的Zhicai.com更看好当前的政策形势。邢哲轩认为,“最近国家出台了很多政策,比如没有。

暴力催收,设置利息上限,很多人觉得是对平台的伤害,其实我们看来更是对平台的保护。这说明整个车贷行业得到了国家的重视,也在逐渐规范这个行业。只有规范的才是长久的,比如最现实的就是现在打击二押,很多公司都不押车了,我们做抵押业务的更放心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admin@wendaikuan.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